返回上一頁 第494章 我就要替小妹報仇 回到首頁

第494章 我就要替小妹報仇
農門團寵小福醫第494章 我就要替小妹報仇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云澤一臉笑嘻嘻的,還特意給賀蘭寧的碗里也布了好些菜。

“少爺,你嘗嘗,可好吃了!”

賀蘭寧薄唇淺勾,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回眸看了云澤一眼。

“好吃,你就多吃點。”

剛剛他們在客棧里可是吃得飽飽的回來的,這會子還不餓。

他這小書童還真是會拍彩虹屁,當真是絕了!

賀蘭寧沒有再理會云澤,為表禮貌,他吃得慢條廝禮,愜意得很。

云澤沒吃幾下,就開始不停的打嗝,引得一旁的蘇文煦一陣好奇。

“云澤,我看你也沒吃多少,怎么不停的打飽嗝呢?”

云澤尷尬,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皮,嘿嘿一笑。

“你們家的飯菜太好吃了,我吃太急,咽下去許多空氣,這會子就打起嗝來了。”

眾人見他打嗝滑稽的模樣,忍不住喜笑顏開。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這還有很多呢!”

老蘇頭連連又推了幾個菜過去。

這下云澤一臉苦澀,卻依舊強顏歡笑著點點頭。

“好的,多謝蘇爺爺。”

等到所有人酒足飯飽之后,云澤才終于解放般離開了飯桌。

“少爺,我們該回去了。”

賀蘭寧卻佯裝沒聽見,依舊坐在原地,又品著香茗。

“知魚,孫愛珍那邊你打算怎么處理?”

說到正經事,蘇知魚臉色一緊,然后嚴肅了許多。

“這件事,我肯定不會這么善罷甘休的,不然下回那婆娘還不知道出什么損招對付我呢!”

眾人一聽,眉頭都跟著擰了起來,一臉凝重的圍在了蘇知魚的多身側。

“不行,要不爺爺帶著你幾個哥哥抄家伙上孫愛珍那婆娘家鬧去!”

“爺爺闖蕩江湖,走鏢幾十年,碰到的歹人不計其數,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蘇知魚的幾個哥哥,也到處找家伙事,就等著老蘇頭一聲令下奪門而去。

蘇知魚見狀,圓圓的臉蛋卻滿是焦慮。

“不妥不妥,這件事不能這么魯莽處理,得不償失了就不好了!”

畢竟他們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貴得人家,只是村里普普通通得一家農戶,話語權不多。

再者,這孫愛珍的男人好歹是蟠桃村的里正。

雖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多多少少也算是個說話頂事之人!

如果現在上門鬧事,口說無憑,說不定還會被倒打一耙。

蘇文煦卻惱怒的很,連連搖頭。

“我呸,我管他是什么狗屁里正,欺負我小妹,就要付出代價!”

蘇知魚無語,翻著白眼,又細細把其中得厲害關系梳理了一邊。

這時,白桂琴算是聽明白了,她默默的站在了蘇知魚身后。

“我覺得知魚說的對,這件事牽涉甚廣,咱們還是得從長計議才行。”

孫愛珍那是什么樣的角色,大家都心知肚明。

沒有實錘的證據,怕就算是去興師問罪,最后恐怕也得鎩羽而歸。

得罪了她,就得被穿小鞋,被全村人排擠……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聶茵茵端著飯后果盤走了出來。

“我覺得,也許可以從孫愛珍受賄這件事上做文章……”

她以往每每去村里給公豬送食,經常就能見到孫愛珍私底下收受賄賂。

甚至,還有村賴子從別人那里偷來的簪子,借花獻佛給她。

孫愛珍讓都不讓,照單全收!

(本章完)

云澤一臉笑嘻嘻的,還特意給賀蘭寧的碗里也布了好些菜。

“少爺,你嘗嘗,可好吃了!”

賀蘭寧薄唇淺勾,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回眸看了云澤一眼。

“好吃,你就多吃點。”

剛剛他們在客棧里可是吃得飽飽的回來的,這會子還不餓。

他這小書童還真是會拍彩虹屁,當真是絕了!

賀蘭寧沒有再理會云澤,為表禮貌,他吃得慢條廝禮,愜意得很。

云澤沒吃幾下,就開始不停的打嗝,引得一旁的蘇文煦一陣好奇。

“云澤,我看你也沒吃多少,怎么不停的打飽嗝呢?”

云澤尷尬,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皮,嘿嘿一笑。

“你們家的飯菜太好吃了,我吃太急,咽下去許多空氣,這會子就打起嗝來了。”

眾人見他打嗝滑稽的模樣,忍不住喜笑顏開。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這還有很多呢!”

老蘇頭連連又推了幾個菜過去。

這下云澤一臉苦澀,卻依舊強顏歡笑著點點頭。

“好的,多謝蘇爺爺。”

等到所有人酒足飯飽之后,云澤才終于解放般離開了飯桌。

“少爺,我們該回去了。”

賀蘭寧卻佯裝沒聽見,依舊坐在原地,又品著香茗。

“知魚,孫愛珍那邊你打算怎么處理?”

說到正經事,蘇知魚臉色一緊,然后嚴肅了許多。

“這件事,我肯定不會這么善罷甘休的,不然下回那婆娘還不知道出什么損招對付我呢!”

眾人一聽,眉頭都跟著擰了起來,一臉凝重的圍在了蘇知魚的多身側。

“不行,要不爺爺帶著你幾個哥哥抄家伙上孫愛珍那婆娘家鬧去!”

“爺爺闖蕩江湖,走鏢幾十年,碰到的歹人不計其數,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蘇知魚的幾個哥哥,也到處找家伙事,就等著老蘇頭一聲令下奪門而去。

蘇知魚見狀,圓圓的臉蛋卻滿是焦慮。

“不妥不妥,這件事不能這么魯莽處理,得不償失了就不好了!”

畢竟他們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貴得人家,只是村里普普通通得一家農戶,話語權不多。

再者,這孫愛珍的男人好歹是蟠桃村的里正。

雖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多多少少也算是個說話頂事之人!

如果現在上門鬧事,口說無憑,說不定還會被倒打一耙。

蘇文煦卻惱怒的很,連連搖頭。

“我呸,我管他是什么狗屁里正,欺負我小妹,就要付出代價!”

蘇知魚無語,翻著白眼,又細細把其中得厲害關系梳理了一邊。

這時,白桂琴算是聽明白了,她默默的站在了蘇知魚身后。

“我覺得知魚說的對,這件事牽涉甚廣,咱們還是得從長計議才行。”

孫愛珍那是什么樣的角色,大家都心知肚明。

沒有實錘的證據,怕就算是去興師問罪,最后恐怕也得鎩羽而歸。

得罪了她,就得被穿小鞋,被全村人排擠……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聶茵茵端著飯后果盤走了出來。

“我覺得,也許可以從孫愛珍受賄這件事上做文章……”

她以往每每去村里給公豬送食,經常就能見到孫愛珍私底下收受賄賂。

甚至,還有村賴子從別人那里偷來的簪子,借花獻佛給她。

孫愛珍讓都不讓,照單全收!

(本章完)

農門團寵小福醫 https://hk.580812.com/Read/11635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