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108章 時光回溯30 回到首頁

第1108章 時光回溯30
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第1108章 時光回溯30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薄文歡讓他的朋友開車將手機送過來,同時他和其他的研究成員們去警局報案。

原本報案的這種事情,應該由檸萌和祁嶼兩人的家人或者親戚來才好,可是剛剛經過管家的態度,他們并不想自取其辱。而且,檸萌和祁嶼突然失蹤的事情,還不知道和別墅里的人有沒有關系呢,現在說了,搞不好會打草驚蛇。

一行人火急撩忙的去了警局。

原本聽到薄文歡說他們和失蹤對象只是朋友兼同事的關系時,年輕的警官還有些不以為然。

畢竟,就算檸萌和祁嶼已經超過六小時聯系不上,可誰知道是不是手機沒電,或者人家有其他的事情沒看手機才沒有回復。

直到薄文歡拿出了在垃圾桶翻出來的祁嶼的手機,然后還告知檸萌的手機在市區外的一條小水溝找到,朋友已經在送來的路上后,警官們終于神色嚴肅,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薄文歡等人趁熱打鐵,將隨身攜帶的工作證拿了出來,一排排工作證件全是研究院的。

接待的年輕小警官擦擦額頭上的冷汗,將這件事情報給了上級。

因為有那一排的研究院證件加持,警局很快著重注意這件事。

雖然溫繼探查檸萌和祁嶼手機的黑客技術有些侵犯了檸萌和祁嶼的隱私權,但這件事情,可以等找到檸萌和祁嶼之后,看看兩人要不要追究責任。

二十分鐘后,兩位便衣警察在薄文歡等人的帶領下,按下了祁家別墅的門鈴。

這次來開門的不是之前那個傲慢無禮的管家,而是一位女傭。

女傭性格比較膽小,看到這么多男人一下出現在大門外,怯怯的問大家有什么事。

溫文儒雅的薄文歡出面,笑著詢問女傭檸萌和祁嶼的去向。

女傭在別墅里只是做一些雜活,并不知道舒雪雯和祁漢兩人正在謀劃的事情。

她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想說檸萌和祁嶼在別墅里的身份,但是在便衣警察掏出證件后,女傭將自己這些天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說了。

不過她畢竟知道的不多,除了祁嶼居然是祁家大少爺的身份讓人有些震驚之外,其他的話一點用處都沒有。

溫繼皺著眉頭“可惜主人不在,我們這又是白跑一趟了。”

“這個別墅的祁漢就是祁氏集團的總裁吧,讓管家打個電話問問。”薄文歡開口“不找到祁嶼和檸萌,我沒法安心回去。”

其他人和薄文歡也是一樣的想法,大家都留下沒有走。

警察這次來沒有帶搜查證,那女傭只好進去和管家說。

管家知道警察就在門口的時候,頓時就腳軟了,嚇出一身冷汗。

但是在聽著女傭說了警察的來意后,管家這才發現,原來警察只是懷疑檸萌和祁嶼不見了,并沒有發現其他的。

管家穩了穩心神,拿著手機出去。

管家認出了今天下午才被他趕走的薄文歡等人,不過這一次,有警察在,管家的態度特別的好。

他拿著自己的手機給祁漢打了個電話,說了句有警察上門后,就將手機遞到了警察手里。

祁漢這個時候還在公司,距離他下班還有一會兒時間。

接到管家的電話,祁漢也被嚇了一跳,第一個反應就是今天的事情露餡了。但是隨即他又反應過來,上午的時候舒雪雯就和他打過電話,檸萌依舊被秘密送出市區了,并沒有被人發現。

祁漢有些警惕的接著這個電話,在聽到警察詢問祁嶼下落的時候,祁漢也驚訝的恰到好處“我不知道啊,他還沒有回家嗎可是他今天并沒有和我來公司,在來公司的路上他突然說有其他的事情在半路下車了。”

“”

“檸萌也不見了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她跟我夫人出去挑禮服了,我現在就打電話問問。”

“”

“好好好,我和她都會立刻趕回去的。”

掛了電話之后,祁漢立刻撥通舒雪雯的號碼。

舒雪雯和蔣海彤兩母女還在外面吃東西,接到祁漢電話的時候,舒雪雯還以為他是來報喜的,結果卻是這么大一個驚嚇。

“這才過去多久警察怎么會知道祁嶼和檸萌失蹤了呢”舒雪雯皺著眉頭,心里七上八下。

“不知道。”祁漢說道“好像是兩人的朋友兼同事報了警,警察讓我們現在回去。你在哪我去接你。”

舒雪雯說了個地址,然后結束了這個通話。

舒雪雯接電話的時候沒有顧忌著蔣家母女,所以蔣海彤和蔣媛也聽到了舒雪雯的話

剛剛舒雪雯開口問祁漢的話,也是蔣海彤心里想問的。

說好的檸萌和祁嶼兩人獨來獨往沒朋友呢

原本計劃天甚至可能小半個月都不會有人發現兩人失蹤的事情,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居然就被發現并且報警了

一時之間,一種失控的不祥預感在幾人心中沉甸甸的升起。

但是這種事情,既然已經做了,就沒有后悔可言。

蔣海彤和舒雪雯彼此相互安撫了幾句,然后在祁漢過來接舒雪雯時分開。

現在這種情況,蔣海彤和蔣媛顯然不適合摻合。

祁漢和舒雪雯兩人火急撩忙的趕回去,兩位警察和薄文歡等研究人員就在祁家別墅大門前等著。

原本管家是想讓大家進去里面邊坐邊等的,然而薄文歡等人雖然性格好,但也是有自己傲氣的。下午管家那仿佛驅趕蒼蠅的丑陋嘴臉,讓他們并不想踏入祁家別墅半步

于是,舒雪雯和祁漢兩人,也順勢在別墅門前下車。

兩人在決定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已經想過會有這么一關等著她們去面對,哪怕這個場面比之前預計中的要早很多。

最初的心慌和忐忑消失之后,在警察面前,兩人顯得異常鎮定。

警察按出錄音筆和紙筆做口供,舒雪雯和祁漢剛剛在車上的時候,已經相互演練過彼此的措辭,所以聽著兩人說的話都十分正常。

舒雪雯說,檸萌是和她挑選了禮服之后,自己有事先行離開的,而她因為和服裝師是好友,所以就在那兒玩了一天,并不知道檸萌居然沒有回家。

而祁漢的話,還是他之前的那套說辭。祁嶼是在去公司的路上下的車,他同樣不知道祁嶼去了哪,又怎么會失蹤。

警察一邊做筆錄打電話其他同事,讓他們去查祁嶼下車地點的監控。

至于舒雪雯今天帶檸萌去的那里并沒有監控設施,所以要找的話,有點難。

警察做好筆錄,讓薄文歡和其他的研究室人員先回去,因為薄文歡一行人并不是警察,跟在他們身邊,只會影響到他們的辦公。

薄文歡一行人并不想離開,但是也知道自己繼續留下來不僅幫不上忙,而且還會阻礙到警察接下來的行動。

薄文歡等人只能無奈的驅車離開。

但是,大家的心里都沉甸甸的,幾乎每人都在心里祈禱著檸萌和祁嶼不要出事。

舒雪雯和祁漢并不傻,這從祁家這么多年依舊家大業大就可以看出來。

而且上輩子祁家將祁嶼囚禁了那么年也沒有人發現,就可以說明祁家對祁嶼的監控和防范有多嚴密。

這次也一樣。

警察不僅沒有從兩人的嘴里問出什么有用的東西,就連翻遍了祁嶼的房間,也依舊一無所獲。

警察只能離開祁家,從道路監控這一面入手。

確定檸萌和祁嶼失蹤的時候是下午,就算警察對著房間搜尋了一番,離開祁家別墅的時候也不過下午六七點。

經此一事,舒雪雯和祁漢都有些沒心情沒胃口,祁昊沒有回來,兩人隨便讓廚娘弄了一些主食應付著。

剛吃完飯,舒雪雯又接到一個電話。

是扶華學校的校長打過來的。

聽著對方自報家門,舒雪雯第一個反應就是祁昊在學校里發生了什么。

然而等到校長開口,舒雪雯才知道對方原來是找檸萌和祁嶼的。

手機那端的校長神色歡欣鼓舞,任誰都能聽出他聲音里的激動“舒女士祁嶼在家嗎學校有事找他,他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們這邊也聯系不上”

雖然舒雪雯和祁漢一直都沒有將祁嶼是走丟大少爺的身份公之于眾,祁昊在學校也沒有和誰說過這件事情,可是這一切都瞞不過校長。

因為之前舒雪雯幾次在校門口等祁嶼和檸萌的事情,被校長看到了。

祁嶼和檸萌畢竟是學神,是學校這一屆奪得高考狀元的全部希望,校長不免多注意了幾分,然后就知道祁嶼和檸萌可能會住進祁家的事情。

現在他打電話給舒雪雯,也是沒其他辦法了。

因為他剛剛接到了教育局的通知,才知道祁嶼和檸萌兩人居然偷偷參加了國內的奧數比賽,而且還是并列第一

如果不是教育局現在打電話過來,暗示他們好好培養這倆孩子,他都不知道祁嶼和檸萌去參加比賽并且拿到第一的這件事情

以至于,在掛了教育局的電話,但是又聯系不上檸萌和祁嶼之后,校長就只能賭一把的打到舒雪雯這里來了。

手機里,校長聲音激動,可舒雪雯不僅沒有同樂,甚至感覺到煩躁。

平時檸萌和祁嶼在家里的時候,一個個無人問津。現在一出事,反倒是都找上門來了。

不過畢竟是名校校長,而且祁昊也在這個學校,舒雪雯耐著性子,將祁嶼和檸萌兩人失蹤的事情和校長說了。

“什么失蹤”校長神色震驚,之前的喜意頓時一掃而空。。

“嗯嗯嗯,就是失蹤不見了,剛剛警察才來這里做了筆錄。校長,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掛電話了。”舒雪雯敷衍的說完,不等校長繼續開口,直接掛了電話。

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 https://hk.580812.com/Read/46595/index.html